二十四颗满月

制霸

尤长靖觉得林彦俊很不ok。

自从那次画画时挖出了《潇洒小姐》这个黑历史后林彦俊就嗨了。

他会堵在尤长靖的宿舍门口,悄悄地附在尤长靖耳边问,我有幸可以再听一次原唱吗?

尤长靖每次都翻一个很凶的白眼,推开他,义正言辞的拒绝,“屁!想听原唱去搜萧亚轩啊!来找我是怎样?”

林彦俊笑笑,换一个主题,“那要一起去吃饭吗?”

尤长靖就缩回房间里,喊着等我一下我把拖鞋换掉,你不要先走哦,林彦俊你还有没有在外面啊?


大厂的生活其实很单调。

尤长靖终于理解了很早之前林彦俊所讲的“三点一线”,对于他自己来说,就是小卖部和宿舍的小床,还有每一天都很热闹的练习室。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尤长靖把抽屉的牛奶拿出来,插上吸管开始嘬奶,手头上也拎着张歌词在看。

看着看着他就又想到那天了。

那天的林彦俊声称等了自己三小时,尤长靖听的时候小心翼翼,听完了也小心翼翼,林彦俊无论cue他什么他都尽量去答应。但是当林彦俊饶有兴趣地询问他,说那我可以有幸听一下原唱吗的时候,尤长靖炸了。

这首歌不ok,很不ok。

然后林彦俊又问,副歌,副歌怎么唱?

尤长靖想推脱,下一秒却又不自觉跟着对方一起唱起来。


陆小芙事后对此发表看法,“他就是想听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吧?”

尤长靖很苦恼,“他只是想看我黑历史。”

陆小芙摇头,“你的黑历史不少,林彦俊没必要只纠结在这个上面。”

尤长靖举起拳头,“我这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

陆小芙不畏强权,“我给你分析,你刚才说你已经唱了几句了,对不对?听一下为什么非得要听副歌?这首的副歌有什么好听的?来来去去就几个字,对吧?”

尤长靖把拳头放下了,又换回可怜兮兮的表情,“对的。”

陆小芙循循善诱,“那你觉得,他为什么会想听这段无聊的副歌呢?”

尤长靖不说话。

陆小芙再接再励,“他就是想听你在大家面前说我喜欢我喜欢你,喔唷林彦俊,闷骚男小心思多得要死!你说是不是?你想想是不是!”

尤长靖还没来得及想,宿舍门“砰”一下就开了,林彦俊踢踏着拖鞋走进来,瞟了一眼陆小芙,“喔唷?有换新美瞳是不是?”说完也不打算等对方回答,直接大喇喇往尤长靖身边一坐,“在聊什么?”

陆定昊:“聊新美瞳。”

“是吗?”林彦俊转头看向尤长靖,“在聊什么?”

尤长靖被盯着,也不太好意思撒谎,“聊你。”

林彦俊挑眉,“聊我什么?”

陆定昊突然发现自己现在很多余,他利落地站起身来,眼疾手快把尤长靖抽屉里仅剩的最后一盒牛奶抽走,晃了晃,说这个就当是今天的咨询费了不客气!

林彦俊看都没看他,就摆了摆手,意思是你可以走了。

陆定昊用力翻了个白眼,用力到尤长靖担心他会翻不回来,陆定昊临走前恶狠狠地瞪着林彦俊,说尤长靖,冷漠男人不配拥有爱情!

一直没给正脸的酷哥终于有所松动,把视线移了过去,“挑拨离间住不进大房子。”


等到宿舍门再次被“砰”一声关上后,林彦俊脱力地躺倒在了尤长靖的小被子上面,尤长靖有被吓到一点点,问他你干嘛啦,你很累哦?

林彦俊翻了个身,把脸埋在被子里,开始瓮声瓮气地控诉,“我上午有被林超泽掰动作,他力气真的很大我跟你讲,我肩膀那里,就快要断掉。”

“这样哦。”尤长靖慢慢笑起来,“是啦,他力气超大。”

平时那么酷,干什么跑来我这里就变小孩子。尤长靖觉得好笑,但还是自觉伸手去帮他摁肩。宿舍现在没有别人,安静得连桌面上手表秒针转动的声音都听得到,一小段时间后林彦俊依旧把脸埋在他的小被子里,也不说话,尤长靖怀疑他已经睡着了,就伸手去够旁边林超泽的枕头,够到后再试图把枕头塞进去。

然后林彦俊就醒了。

男孩子睡眼惺忪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个枕头,下一秒林超泽那个可怜的枕头就“咻”的飞到了桌子上。

尤长靖又笑,说你不喜欢垫枕头是不是?

林彦俊拍拍身下的小被子,说我比较喜欢这个味道,其他的,不ok。说话时林彦俊有点起床气的样子,皱着眉头看他,尤长靖被看得有点发憷,只能哄他,说好好,我的枕头也给你好了,那你继续睡,我在这边看一下歌词。


尤长靖眼睛盯着纸张上的我永远记得,心思却呼啦啦的飘走了。

那个人到底为什么努力cue他唱那么多遍我喜欢我喜欢你,尤长靖觉得自己是知道的,但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就像在对方热切注视下,自己也不会说出最喜欢的人是他一样。

那时候林彦俊这三个字被情绪顶到了喉咙,忽上忽下,犹豫不决很久还是被吞回去,说我最喜欢的人是我自己啦。

尤长靖藏了一句话没说。

但是我自己还是比较喜欢你啦。


不会告诉你的,才不会让你知道。


林彦俊醒的时候发现尤长靖反倒睡着了,小小只缩在床角,抱着张歌词,手里还攥着一支笔。林彦俊坐起来,用指尖去戳戳他的脸,小小声的,“你以为你长得可爱就了不起是不是?”

没有人回答他,林彦俊去看他的歌词,一眼扫过去却看到折过来的背面有写点什么字,凑近了再看,赫然看到了另一首歌。

上面写着。


你也有好感为何你不勇敢向前

我喜欢 我喜欢你


酷哥林彦俊终于完全开心起来了,他拍拍尤长靖的头发蓬松的小脑袋,看着对方糊里糊涂睁开眼的样子,制霸决定以后只要制霸一个地方就好了。

“我觉得要收复一片江山,你要不要帮我?”

尤长靖还在开机状态,懵懵懂懂的,“什么?好啊帮你。”

“你都不问问是哪里吼?”

“哪里都行啦。”尤长靖很甜,说什么都那么甜。

林彦俊被天降甜蜜浇了个透,决定踢个直球,“你心里。”


“我想制霸你的心。”



评论(37)

热度(916)

  1. 我真🉐️不在🦐二十四颗满月 转载了此文字
    啊呀!!!!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