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颗满月

达成在KTV唱上《昨日青空》成就人士

甜心呀(上)

甜心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是甜心。

尤长靖那天从跑步机下来饿得头晕眼花,在楼梯口徘徊了好久都没想好到底要不要去小卖部,不去吧真的很饿,去吧好像又对不起刚刚跑过的步数。人生真的很艰难。尤长靖抬头看一眼摄像机,决定还是乖乖回去睡觉好了。

结果刚踩出楼梯口的第一秒就听到楼下传来周锐的声音。

其实尤长靖并没有很想偷听别人讲悄悄话。

但无奈周锐讲得实在太大声了。

“制霸和甜心是吧?我早跟你说了他俩有问题你怎么现在才发现你!”

尤长靖迈出去的脚步又缓缓收了回来。

然后郑锐彬着急忙慌的声音又回应过去,说制霸平时太冷,谁能看出来他喜欢别人?你能?就你能?瞧把你能的!

两人只是结伴来这边摁自动贩卖机,买完离开后尤长靖才敢出来,他也站到了自动贩卖机跟前,呆呆站了一分钟才摁下支矿泉水。刚刚的信息量有点大,尤长靖眨巴着大眼睛想了好久才把关系捋顺了。


制霸就是林彦俊。

制霸喜欢别人,就是林彦俊有喜欢的人了。

制霸和甜心。

甜心?

谁是甜心??

林彦俊跟甜心谈恋爱了???


老天野啊这是什么惊天大秘密!

尤长靖震惊地捂住了嘴,另一只手下意识再摁了一下按钮,贩卖机只能“啪”声响,实诚的又掉出多一支矿泉水。


陆定昊把芝麻糊喝到底的时候尤长靖正好推门回来,陆定昊把黑糊糊的空碗冲着他晃了晃,“你要不要喝?我给你冲一碗吗?”

尤长靖今天一反常态的没有来一番欲拒还迎,只把两支矿泉水胡乱摆到桌上,拖了张椅子坐到陆定昊面前,满脸严肃,“哎你知不知道,现在就是在出大事。”

陆定昊嘴里还含着最后一口芝麻糊,这下被尤长靖目不转睛的盯着,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对面的人却好像并没有指望他给出什么反应,自顾自地继续讲下去了,“我问你哦,你觉得林彦俊最近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陆定昊趁他讲话抓紧把那口芝麻糊往下咽,结果速度太快,一下子呛得他满脸通红,“咳......没有啊......咳!怎么了!咳!”

尤长靖满脸狐疑地打量着他,“真的是没有吗?”

陆定昊:“没有没有。”

尤长靖看上去有点失望,“唉你这人很不ok唉,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陆定昊迷茫,“告诉你什么?”

尤长靖不再理他了,只是站起来把椅子轻轻归位,“去吧住你的大房子吧陆小芙,我们都不再是你的小宝贝了。”


陈立农没想到这么晚了还会有人敲声乐课室的门,他还在弹着琴键练几个不熟练的地方,那边的门就“咵”一声被推开了,接着就看到尤长靖穿着粉红色的卫衣悄悄探了个脑袋,“hi,我可以进来吗?”

刚开始陈立农以为尤长靖真的是来教他声乐的。

后来才知道是来聊天的。

陈立农年纪小,但智商高,“所以你是想问我,林彦俊有没有谈恋爱是不是?”

尤长靖迟疑了一下,“没有啦,我觉得你们两个就是一个宿舍,你可能会比较知道他最近在干什么。”

“所以你干嘛不自己去问他?”

“我有去问陆定昊,陆定昊肯定知道些东西,他还心虚的用咳嗽掩饰!”尤长靖不满,“我也是听了周锐他们在讲,我才知道。”

“喔?他们讲了森么?”

“是什么,不是森么。”尤长靖笑起来,“你普通话有在差的。”


在听完尤长靖的陈述后陈立农良久的沉默了。

他看着眼前真实苦恼着的人,开始犹豫要不要告诉对方真相。

尤长靖皱着眉头,“是啦,制霸和甜心听起来是很配啦,但是现在谈恋爱是要死是不是,异地恋噢他们?林彦俊如果跟女生谈恋爱了他的姐姐妹妹粉还会爱他吗?”

陈立农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于是他建议,说你不如去问问林彦俊好了,问问他为什么要跟甜心谈恋爱。

尤长靖瞪圆了眼睛,“所以他们真!的!有!在!谈!”

陈立农也皱起眉头,很愁的样子,“呃,其实现在应该还不算啦,但很快就会了吧,我是觉得酱子。”


那天晚上尤长靖和蔼的把一支矿泉水递给陈立农,美名其曰让他润嗓,实则是封口费,回到宿舍后陈立农转手就把水放到了林彦俊的桌面。

林彦俊早上醒来后盯着桌面那支矿泉水盯了好久,“这是你们谁的水吗?”

陈立农举手,“这是02年昨晚给你的啦,我就帮你拿回来了。”

“是吼,是尤长靖吼?”林彦俊发愣了一会,慢慢就笑起来了,他把起床气摘掉后就很温柔,此刻素面朝天,但令陈立农想起了自己那些同学们。林彦俊比陈立农要大上好几岁,但大家在这里都是朋友。

于是陈立农没想太多,他问林彦俊,说你怎么笑成这样?

林彦俊说我笑成哪样?

陈立农想了想,“你怎么笑得好像在交女朋友噢?”

林彦俊让他不要乱讲,“小孩子不要学八卦。”


大厂真的很像个世外桃源。

尤长靖在和林超泽勾肩搭背晃荡在走廊上,路过一间间练习室,尤长靖快乐地点着头,说我现在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噢,大家都在上课,只有我们在外面玩。

林超泽没说话,他看着前方陆定昊一闪而过的身影,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学生时代最有趣的是什么呢?

功课吗?不会。教导主任吗?不会。体育课吗?不会。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大概是你喜欢我,我也有点喜欢你的那种心情。

林超泽停了停脚步,他问尤长靖,“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旁边的尤长靖开始疑惑,“我吗?没有欸。”


前面的练习室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响亮的起哄声,天花板险些都要被震下来,尤长靖好奇地张望过去,“我听到陆定昊的尖叫了?”

待再走近一点,房间里面哄然的声音便更加清晰了,尤长靖鬼鬼祟祟把耳朵贴上去,听了两秒再震惊地回过头,他看着林超泽,“完了,林彦俊好像被发现了!”

林超泽刚想问他听见了什么,下一秒里面不知道是谁拿了麦克风,这句话彻底响遍了走廊。

“制霸!甜心!在一起!在一起!”

“我说制霸你说!”

“甜心!”

“制霸!”

“甜心!”

“制霸!”眼前的门被瞬间打开,麦克风几乎塞进了尤长靖嘴里,麦克风后面是陆定昊那张兴奋的脸,两人四目相对的一刹那,陆定昊错愕地抽了抽嘴角,今天对方没戴美瞳,因此尤长靖能清楚地看到他瞳孔震惊地缩了一下。

尤长靖向来都不会冷场,他乖乖接过麦克风,小小声也回了句,“甜心。”


世界末日大概就是今天了。


尤长靖无措地发现当自己讲完后全场都安静了。

从Jeffrey开始,所有人开始渐渐往两边散开,最后场中央只剩下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不为所动。尤长靖有点尴尬,他走近那边,企图寻求帮助,“hi林彦俊,你有在练歌吗?”

椅子上的帅哥酷酷点了下头。

尤长靖又问,“那你练了什么歌?”

帅哥看着他,“爱你。”


春天适合万物生长。


林彦俊盯着那个白团子已经很久了。

自从那天过后他觉得尤长靖很适合穿白色的衣服,怎么会有能白到反光的人呢?林彦俊想了没多会,白团子已经慢慢蹭到自己身边了,“林彦俊。”

尤长靖喊他名字的时候总是会拖沓一点中间那个彦字,别人叫起来很man很酷炫的名字,从尤长靖嘴里念出来总是软乎乎地不像话。林彦俊盯着他的眼睛看,像是要把他瞧出点什么名堂来才罢休。

“林彦俊。”尤长靖向他发出邀请,“要不要一起去买甜点?”

“你还要吃吗?”

“没有啦,你买甜心,我买水。”尤长愣了一下,“不好意思,是甜点。”

林彦俊看起来有点笑意,他双手反撑在身后,微微昂着下巴,说你为什么说话每一句都像在撒娇?

尤长靖只当他又在玩什么烂梗或者讲什么土味情话,“我没有!”

林彦俊这回是真的笑了,“这句就是。”

尤长靖瞪他一眼,“好啦,到底要不要去?”


那天的尤长靖也是穿着白色的卫衣,头发卷卷的,像个洋娃娃,站在门口双手握着麦克风,乖乖念出了自己的名字。

甜心。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林彦俊觉得那一刻自己真的有被touch到。

制霸和甜心其实只是一个梗,大厂的男孩们永远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去挖掘些边边角角有趣的梗,起哄和吃瓜简直是他们的维他命C。林彦俊都懂,他知道有一段时间了,不过大家开心,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只是他不知道尤长靖居然对此一无所知。

如果不是陆定昊告诉他,林彦俊差点以为长得俊这个组合是双方共营的,结果到头来只有自己在单箭头。

可是那天尤长靖糯糯喊出的甜心两个字,简直像一支爱神之箭,连瞄准都不需要,林彦俊自己已经快快乐乐迎上去了。


没有人能拒绝甜心。

这是大厂的交友指标。


林彦俊不care,他决定要试试去做那个。

甜心不能拒绝的制霸。


“hi尤长靖,在唱歌吗?先跟我来一下。”



评论(67)

热度(1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