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颗满月

撒娇男人最好命

撒娇的男人最好命。

陆定昊此刻正在跟尤长靖打电话,他循循善诱,企图给尤长靖洗脑,“咱们喜欢就要去争取,争取懂不懂?不然到时候别人捷足登先了,你上哪儿哭去?”

尤长靖明显不懂,“我为什么要哭?”

陆定昊恨铁不成钢,“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你不怕被别人抢走啊?”

尤长靖奇怪,“我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吗?”

“那你朋友圈说的是什么?每个深夜都想你难眠?想谁?”

“夜市一条街。”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陆定昊嘀咕,“总之你记住了,撒个娇比什么都强。”

“我不会——”

“你的声音说什么都像在撒娇。”陆定昊忙着拆快递,“Jeffery怎么又给我寄巧克力?大热天儿的都融了,傻不傻。”

尤长靖:“哦?你是对Jeffery撒娇了吗?”然后赶在对面发飙前快速挂了电话。

 

那部电影他们都看过,前两年电影一出整个朋友圈的女生都在转发,怎么可以吃兔兔!兔兔那么可爱!与电影火热程度一同上升的还有大家的脱单率,毕竟撒娇女人最好命。

尤长靖没敢苟同。

他觉得兔子还是比较好吃的。

 

下午大家想聚在一起打牌,尤长靖玩嗨了,提议要不要玩别的牌,“我去拿UNO!你们等我!”

陈立农有点担心,“可是林彦俊不是在睡午觉,你敢进去的?”

尤长靖愣了愣,“没......没关系啦,大家都想玩,我小心一点不要吵到他就好了。”

但这种事情往往事与愿违。

小心地推动门把手,再蹑手蹑脚走进去,尤长靖真的大气都不敢出,他知道被吵醒的林彦俊有多可怕,说不准生起气来还会揍自己一顿。整个房间漆黑一片,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的,一丝光都没能透进来,门也关紧了,尤长靖更是不会斗胆去开灯的。

完全凭记忆去摸索着行李箱,连拉开拉链都是一小格一小格去移动,摸了老半天终于被他探到了那个方方正正的盒子,尤长靖喜出望外,本着速战速决的想法,“唰”一下就把东西抽出来了。

对,“唰”的一下。

谁能想到盒子外面还套着个塑料袋,声音之大,刚好能把林彦俊震醒。

听到床上那人发出不满的声响后,尤长靖直接趴在行李箱上不敢动了。

 

“啪”一声,台灯昏暗的光线瞬间充盈了整个房间。

尤长靖哭丧着脸朝床上望去,马上又被吓回了视线。

怎么林彦俊的起床气真的从开始到未来都这么可怕,他也不说话,就这么皱着眉,虽然还是睡眼惺忪的,但怎么看都升腾起了一股子杀气。

尤长靖可能真的怕林彦俊会过来揍他,赶紧又挤出一个笑脸,慢慢移动到床边。林彦俊就这么盯着他从床尾到床头,眼都不眨一下。

尤长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对不起哦林彦俊。”尤长靖下意识拉长了声调,听起来颇有点示弱的意味,“我来拿一下下东西嘛,结果吵醒你了,对不起哦。”

他像很怕对方会发火,又讨好的伸手拉住林彦俊的手臂,轻轻摇了两下,“不要生我气哦,好不好嘛?”

 

林彦俊这个时候的状态就好一点了,尽管还是盯着他,但之前凶巴巴的气势已经完全没有了。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对视了一会儿,尤长靖鼓起腮帮子,抿着嘴,看起来很委屈。于是林彦俊最后叹了口气,“你要不要睡觉。”

尤长靖小小声跟他商量,“可是我想去玩。”

林彦俊又皱起眉头了。

尤长靖眨巴眨巴眼睛,“可不可以?”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最后平安抱着UNO走出房间的尤长靖站在走廊大大松了一口气。

他想起了上午陆定昊那句“撒娇男人最好命”,虽然自己并没有这个本意,但实质上他的确于无形中使用了这个技能。林彦俊没骂他没凶他,最后还开着灯等自己走出房间。这样好的事情令尤长靖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这句话。

没准这是个杀手锏。

尤长靖又给陆定昊发了条信息:我发现了8哥一个弱点,他好像抗拒不了撒娇。

陆定昊那边估计没有在训练,很快回过来一条:侬脑子瓦特啦?8哥要是抗拒不了撒娇,以前我们那些小姐妹谁没撒过娇,8哥care过吗?

尤长靖噼里啪啦打字:说不定他现在开始喜欢了呢!

陆定昊:那你喜欢什么类型?咱们楼下卖煎饼果子那阿姨我看你倒是挺惦记的!

 

那又有什么不好。

人总得有点喜欢的东西来维持生活热情,空泛的劳碌并不能充实人生,越瑟缩越不快乐。不到迫不得己的时候,尤长靖一点儿也不想放弃丝毫的快乐去过只有劳碌的人生。

本质上,尤长靖也是一个很自我的小孩。

 

所以当陈立农又一次截了他胡后尤长靖瞪了他一眼,并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陈立农长得人高马大,此刻却缩在蔡徐坤旁边,不满地抗议,“欸你看尤长靖!尤长靖好凶!”

尤长靖反手打出一张change,然后摇头,“我没有,我人很好。”

陈立农难以置信自己没有牌能打,只能又哀叹一声去摸牌,“欸你很不公平咧?你只是对林彦俊很好,你都没有凶过林彦俊。”

范丞丞甩了张join,“啊?没有吗?我看过他打林彦俊呢。”

Justin恨恨瞪了一眼范丞丞,伸手去摸牌,“我恨你是块木头,不过等你长大就懂了。”

尤长靖等他讲完又反手一张change,“我UNO了哦。”

陈立农就快哭了,“我的牌两只手都快抓不过来了啦!我恨林彦俊!”

尤长靖笑了,“我只是求生欲很强烈,哎呀,赢了。”

 

撒娇的作用尤长靖只能想到买买买。

他上一次买行李箱时恰好站在一对情侣身后,女生搂着男生胳膊,掐细了嗓子在央求,说人家真的很喜欢那个包包嘛,给人家买嘛,好不好嘛!

尤长靖听得汗毛倒立,男生倒是一下就妥协了,侧过脸去亲吻女友。尤长靖看见他笑得一脸满足,恍然有点明白这种行为产生的效应是双方的。

就是你开心,我也开心。

 

散局回房间的路上尤长靖沉思,自从想起那对情侣后他就忍不住开始剖析这一层关系,撒娇者的情绪自然是正面的,但被撒娇者那么高兴又是为什么呢。听着别人对自己撒娇真的会感到心情愉悦吗?如果是,又为什么呢?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尤长靖试想了一下陆定昊对他撒娇,说尤长靖我想吃巧克力你给我买嘛好不好嘛嘤嘤嘤。

“......”尤长靖惊恐抱头,“不ok!”

眼前的门“咔”一声被打开,林彦俊的脸出现了门缝里,“什么不ok?”

尤长靖推开门,也推开林彦俊,“我还是爱陆定昊的,真的。但这样不ok!”

“?”林彦俊决定开一个新话题,“玩得开心吗?”

“赢了。”尤长靖点头,“你也应该一起玩的。”

“下次好了。”

“不要下次啦,今晚,今晚好不好?”

“又打?你上瘾喔?”

“没有啊,难得大家一起玩嘛。”尤长靖瘫在床上看着他,双手举起来,“好不好嘛?”

林彦俊愣了一下,别过视线看向别处,“......好啦。”

 

夏季的过云雨来得快,方才还是晴空万里,这会就已经在地面打出了雾蒙蒙的水汽。尤长靖去开了窗,探出手去接天上的雨水,再将满手湿漉挥到背后,听那人传来一声不满的“啧”。尤长靖可不怕他,连头都不转一下,仍固执地去接细碎的雨,又喊,林彦俊林彦俊,来看雨嘛,有风吹起来了,哇,像不像水帘洞?

林彦俊嘟囔着我才不要,脏死了。

什么嘛。尤长靖忿忿地瞥他一眼,“不脏,黄河之水还天上来呢。”

你怎么懂得这么多,一会儿水帘洞,一会儿又将进酒。林彦俊偷偷对着那个背影笑起来,他以前不明白,长辈怎么总爱说要找个人好好过日子。难道一个人就过不成日子了吗?他按部就班就生活,有节奏有规律,几点该健身,几点该吃饭,几点又该睡觉。

就像现在,这个时间点没事情干,林彦俊就会找本书看,或者再研究一下自己的哪首创作。

可是尤长靖叫他去看雨。

 

雨有什么好看?

天上的云变幻后的形态罢了。

林彦俊站在尤长靖身边,被他拉着胳膊,看着他手指冲着窗外点啊点的,像认真教课的小老师。于是林彦俊也认真去看了,看雨水挂在叶尖,看溪流汇聚屋檐,看远处白茫茫一片,有风吹过,摇曳了很久最终看不见。

好像是有一点乐趣在里面。

林彦俊轻轻挨在他身旁,终于也肯伸出手去接过他手里的半捧雨水。

看那人笑得开心,说是不是?像不像水帘洞?尤长靖生得好看,笑起来眼中像汪了一池春水,明晃晃的动人,末了还有些许娇嗔,似在埋怨他之前怎么就不信自己,非得被软磨硬泡了才愿意来到跟前。

“一点都不real,你明明也喜欢。”

林彦俊听他这番抱怨后若有所思点头,“对,我明明喜欢。”

 

按部就班便能生活。

但过日子除却三餐以外,还要快乐。

必须遇到对的人,才能快乐。

 

现在是快乐的吗。

林彦俊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

 

然后一把摁住了尤长靖的头,“你很会撒娇是不是?”

尤长靖双手捧脸倚在窗台,吃力转过头看着他,甜蜜蜜弯起嘴角,“真的吗?”

林彦俊心跳开始加快,“大家不都叫你那个,甜心。”

尤长靖还是笑,他直起身去勾上林彦俊脖子,强迫那人微微俯下身跟自己贴着额头,“那我是吗?”

林彦俊晕乎乎的了,甚至开始傻笑,“我觉得是。”

尤长靖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放屁!”

林彦俊:“?”

尤长靖松开他,“再说我揍你!”

林彦俊:“??”

尤长靖没他高,只能很没有气势地仰起小脸威胁人家,“嗯?”

林彦俊:“???原来你是暴力甜心吼?”

 

真的被揍了。

 

松软的枕头在半空被扔过来又被抛回去,厚重的被褥遭到无情的掀起,如果不是床垫太大无法抬高,估计也难逃一劫。

最后两个人气喘吁吁各守一角,脱力之余还不忘用眼神在无声中刀光剑影一番。

很幼稚,很累,很不切实际,很不大人。

但是很快乐。

像回到了学生时代的放课后,少年于篮球场上没有任何意义的漫长角逐,用力地跃起,希望能碰到球框,还希望能碰到头上的一方蓝天。

是无畏的浪费,也是心生的梦想。

 

大人还能快乐,多难得。

 

尤长靖看见林彦俊艰难站起身走过来时立马举起枕头挡在了前面,“我会喊的!”

林彦俊说你喊什么,喊非礼啊?

尤长靖慌里慌张,“也....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你喊啊。”

“不要啦——”尤长靖换上了可怜的神情,“林彦俊,你最帅了。”

“有多帅?”

尤长靖伸长胳膊比划,“那——么帅!”

林彦俊笑了,“你真的很会撒娇。”

“陆定昊告诉我的,撒娇男人最好命。”

“那我现在告诉你,跟我撒娇才最好命,但是跟别人撒娇。”林彦俊又一次摁住了他的头,“会没命。”

尤长靖瞪他,“什么意思?”

 

下一秒眼前的人突然凑近了,临要碰上又堪堪别过头去。尤长靖只感到左脸被软软地撞了一下,触感带了点凉意,气息却又是温热的。

林大帅哥脸红着,但该制霸的时候还是要酷,“我亲你了,我亲你了尤长靖。”

被亲的人倒是镇定一点,“你已经亲了吧?”

制霸一脸俾睨众生的总裁样,“我意思是,你是我的了。”

“谁答应你了?我答应你了?”尤长靖还是害羞的笑起来了,“男朋友喔?林彦俊。”

 

夜色笼罩,随着万家灯火一并复燃的,还有牌瘾少年们的热情。

陈立农余光扫到了隔壁尤长靖的牌,马上兴高采烈侧头跟蔡徐坤耳语,“长靖肯定会出join!不然他就可能要输了,但他下家是林彦俊,嘿嘿!”

蔡徐坤王之蔑视,“我觉得摸牌的还会是你。”

陈立农不信,“怎么可能!”

蔡徐坤:“你没看到他还有张change吗?”

陈立农还是不信,“把change出了他就很危险啦!”

因此等轮到尤长靖出牌的时候陈立农热切地盯着他,却突然听见林彦俊开口了,说尤长靖,尤长靖你忍心加我牌吗?

尤长靖惊奇,“欸你怎么知道我有这张?”

林彦俊带了点点哀求,“不要啦,这个游戏真的很难欸。”

“哦。”尤长靖面无表情,“join——”

陈立农:“yes!”

尤长靖:“嗯?农农很高兴吼?为什么呢?还有张Change,谢谢大家。”

陈立农:“???为什么!”

 

林彦俊惋惜地冲他摇摇头,竖起一根手指摆出说教的姿势,“因为撒娇男人最好命。”


评论(36)

热度(1269)

  1. 我真🉐️不在🦐二十四颗满月 转载了此文字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