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颗满月

我看着你的时候

林彦俊喜欢盯着别人看。

对此尤长靖表示理解,并向前来倾诉的好朋友作出答疑,“没关系啦,他就只是看着而已,不会做别的什么的,你当他不存在就行了。”

王子异很虚心请教,“真的吗bro?”

“真的啦。”尤长靖拍拍他肩膀,“而且他不会永远看着你的,他只是好奇,等了解你之后就不会一直盯着你看了。”

“他还不了解你吗?”

“啊?”

王子异还想说下去,但外面已经有人在叫他了,于是王子异只能抱歉地笑笑,说我得走了,坤坤在等我,下次再跟你聊。但往外走到一半又折返回来,尤长靖以为他落了什么东西,下意识站了起来,“怎么了吗?”

“我们又新写了段rap,一起去听吗?”

尤长靖迅速坐下,“打扰了。”

 

很久之前这个问题也曾经困扰过他。

跟林彦俊讲话的时候,就会一直被盯着,专注又直白。尤长靖不太习惯这样的待遇,林彦俊看他,他就躲。但后来发现,即使彼此没有视线接触,林彦俊也还是会时不时很认真地盯着自己看。

奇怪的人。

但尤长靖也没有生气,他只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林彦俊并不是最早和他交好的那一批人,因此尤长靖有去向别人请教,对方摆出过来者的老道,说没事的,他就是喜欢看而已,你也可以理解成他在观察你,等你们很熟悉之后他就不会这样了。

 

观察我?你以为你在拍动物世界?

 

尤长靖莫名觉得有点好笑,秉持着不吃亏的念头,也决定去观察他一段时间。

那会儿还没流行现在说的好看皮囊和有趣灵魂,后来想起,林彦俊好看皮囊是大家公认的,那颗有趣灵魂,倒是尤长靖自己发现的。

像个平凡旅人,偏偏挖到了最大的宝藏。

 

林彦俊的确对每个人都这样。

甚至女生。

这就有点突破尤长靖的认知了,他偷偷站在角落里瞄着林彦俊,发现他真的善于上下打量别人,从左到右,整个教室无论男女都没能逃过这套透明的X光。跟前的高茂桐正低头对着鞋带放空,林彦俊将目光一转,正正撞上尤长靖饶有兴趣的眼神。

林彦俊眨了眨眼睛,尤长靖也眨了眨眼睛。

酷哥慢慢咧起嘴,笑出了一排整齐洁白的牙。

 

原来你还会笑啊?

尤长靖觉着有点反差萌,他发现林彦俊笑起来像个小孩,乖。

于是他心里也没那么抗拒了,小朋友的确应该对这个世界感到好奇,偶尔碰上了,也大多是相视一笑。再后来住到一块儿了,林彦俊有跟他坦白,说我真的很喜欢盯着别人看,有时候会吓到别人,你最开始有没有被吓到过?

尤长靖已经跟他混熟了,就伸手去捂住他眼睛,说你看那么久你不累啊?我觉得现在被你吓到的次数比较多。

林彦俊挑眉,“哦?”

“不要再讲鬼故事啦!你自己都不敢去洗澡了!”

“这个啊——”林彦俊乖乖让他捂住眼睛,嘴上还是嘚吧嘚个不停,“不然今晚你站在门外陪我好了,我还是有一点怕。”

“那样更可怕馁。”尤长靖夸张地摇头,“万一你在里面喊我名字,结果门外那个影子答应,然后你发现不是我的声音。”

“停——!”

“是你先提起来的啊!”

“我哪有那么可怕!”

“我不管,你今晚还是要睡我旁边!”

“我怕我会继续讲。”

“我会捂住你嘴的!”尤长靖气鼓鼓。

 

所以观察结果就是发现我怕鬼吗?

林彦俊,烂人欸。

想是这么想的,下一秒扭头与他四目相对后,尤长靖还是笑得眉眼弯弯。

没办法啦,林彦俊很帅欸。

 

二零一八年的夏天。

林彦俊被堵在了房间门口。

尤长靖举着把马桶搋子站在他面前,每动一下林彦俊就觉得自己心血少一点,“干嘛啦!”

“问你一个问题。”

“先放下!”

尤长靖看了看手里的武器,果断拒绝,“你要好好回答!”

“好啦说啦说完快点拿走!”林彦俊徘徊在崩溃边缘。

“粉丝送我的那包糖去哪里了?”

“这里。”林彦俊大言不惭,拍了拍自己肚子。

“喂!”

“你不能再吃啦。”林彦俊提醒,“摄入太多糖分不好。”

 

于是尤长靖走了,林彦俊长舒一口气。他是要出门打电话的,刚刚两人聊了会,他想打电话的原因反倒被忘记了。但他还是决定拨过去,“喂?妈妈?”

那边的尤长靖窝回客厅的沙发里,就看着林彦俊在不远处来回踱步打电话。林彦俊打电话时嘴角是噙着笑意的,不深,但整个人都很柔和,间中点头或摇头,像是和喜欢的人聊天的样子。

喜欢的人?

尤长靖小幅度震惊了一下,不由自主看向那个地面上的马桶搋,林彦俊可以有喜欢的人吗?如果有,可以谈吗?如果谈了,会被王老板开除吗?

思绪蹦蹦跳跳在脑海里打烟花般乱窜,尤长靖沉思了好久,再抬头时林彦俊正慢慢往里走,电话还没有挂断,走近了就能听见他在“好我知道”的回答,最后说到“我也想你”的时候,尤长靖莫名递了个东西过去。

林彦俊也莫名伸手接了。

电话挂断后两人默默对视了两秒。

伴随着林彦俊一声大吼,尤长靖只看到空中划过一道红色的弧线,下一刻自己就好像被提溜了起来,林彦俊那张迷倒万千少男少女的脸被人为放大在眼前,“我这一巴掌下去,你可能要急救。”

尤长靖求饶,“不是啦!它是新买的啦!干净!干净的!”

“新买的?”

“刚刚买回来的啦!”尤长靖抱住他的腰防止被打,“我就是想试试网上传的那个,打电话时递什么过去都会接,就那个。”

林彦俊把那危险的一巴掌先放下来了,他比尤长靖高一点,刚好可以两只手去挤对方的脸蛋,“所以咧?”

“原来是真的。”尤长靖难得跟林彦俊长久对视,“我放手了哦,你不要打我哦。”

 

但想恶作剧一下的心情究竟是真的去探究网络试验还是对林彦俊打电话时温柔神情的一种小报复,尤长靖晚上睡觉前想了好久,他权衡再三,觉得下次还是不要再玩这样游戏的好,否则对谁好像都是一种折磨。

他又想起白日王子异跟他的聊天,虽然林彦俊喜欢长久的注视别人,但由于太过坦荡的关系,怎么都不能让人心生厌烦。况且顶着这样一张脸,比起变态偷窥,大家更愿意自动代入日久生情的场景中。

曾经也有女孩子挤在一堆,细声讨论,林彦俊今天又看你了耶,是不是喜欢你呀?不过前天他也看了谁谁谁,怎么回事啊,花心耶。然后笑作一团,装作不经意地将目光放到被讨论的主人公身上,又若无其事游走开。

 

后来王子异其实又回来了,蔡徐坤临时接了个电话,因此他们被中断的谈话再次得以延续。

那时候王子异说,你不是已经跟林彦俊很熟了吗,那他为什么还一天天盯着你看呢?

尤长靖认真想了想,说可能是因为我好看吧。

王子异:“我发现他谁都会去看,不过看着你的时候,最久。”

尤长靖:“有多久?”

王子异:“比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的时间,都久。”

 

为什么呢,其实尤长靖也想不明白。他甚至已经不太在意林彦俊的目光了,林彦俊看着他好像变成了天经地义,时间长短无所谓,这是一件被习以为常的事情。直到被旁人点出,尤长靖才又一次幡然醒悟,原来过了这么久了,林彦俊也还是在看着他。

 

想到这里尤长靖翻去床铺的另一边,面对着林彦俊,“你睡着了吗?”

林彦俊似乎已经半梦半醒了,说话声音含糊着,只发出了个短暂的音节来应答。

尤长靖不管,“我问你啊,你为什么老是看着我?”

林彦俊困到极点,“有吗?”

“大家都这么说的。”尤长靖抱着被子,“是我特别好看吗?”

“不——”林彦俊几乎是在用灵魂否定。

尤长靖听着他气若游丝的声音,决定放他去会周公,“那你还看......”

“我想看.......”

尤长靖抱着被子的手紧了紧,“想看谁?”

“想看......你。”

那头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林彦俊应该终于睡着了。

 

万籁俱寂的长夜,尤长靖除了自己的心跳。

别的什么都没有再听见。

 

你看着我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呢?

 

浓稠的黑暗像一块幕布,裹得人心动荡,无数飞扬的念头被迫释放出来,尤长靖感到焦虑,他下床去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坐了很久。水杯里的水本就是无色无味,是否甘甜清冽均取决于喝水的人。世人皆说万事随缘,尤长靖却热衷于万事随心,他不说,不代表他没有这个想法,一旦有了念头,所有道路就都有了方向。

只看他敢不敢去走。

这里只有一份孤独,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同你分享。

 

凌晨两点二十四分,尤长靖终于起身走回房间。

林彦俊已经睡熟了,被子胡乱掀走大半,睡姿极其不羁。尤长靖嫌弃地“啧”了声,过去抬起他垂在床边的手,又俯身盖好他的被子。

并爬上了他的床。

刚窝下去,林彦俊好像就醒了,但仍是云里雾里的状态,梦呓一般,问你怎么了?

尤长靖侧躺在他身边,说没怎么。

林彦俊连眼都没睁,就伸长了手臂将旁边的人捞进怀里,手指轻轻拍着他的背,“不怕,不怕,快睡.......”

尤长靖知道他没有醒,果然不出半分钟,头顶又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像是电影倒带,往日的场景又被搬到了眼前,以前在宿舍时听完恐怖故事,尤长靖实在害怕半夜也试过这样爬过去,林彦俊半梦半醒就这样安抚他,说不怕不怕,快睡。

 

潜意识真要人命。

 

尤长靖把脸埋在他的胸口,餍足地深吸了一口气。

突然就掉下眼泪来了。

 

清晨林彦俊醒来后迷茫地看了很久自己的左半边床铺,又抬眼看了隔壁尤长靖的床,尤长靖还不愿意起,哼哼唧唧要求林彦俊把窗帘拉上。

大概是个梦。

吃早餐时黄明昊问他做了什么梦,林彦俊扫了眼对面正在哈密瓜和葡萄间徘徊的人,低下头,“美梦。”

黄明昊举起仅剩一口的牛奶,“那祝你美梦成真。”

林彦俊也举起一杯牛奶,“承你吉言。”

尤长靖终于自己跟自己石头剪子布选择出了哈密瓜,此刻正吧唧吧唧嚼着,说林彦俊你要点脸,那是我的牛奶。

“没关系,你的就是我的。”

尤长靖翻了个白眼,又信手去拈了颗葡萄。

 

王子异这天又过来了,顺着他的目光看出去,尤长靖见到蔡徐坤在打电话。

“我们新写了两段rap,你要听吗?”

尤长靖迟疑了下,“好吧。”

“但是要等坤坤打完电话。”王子异满意点头,“哎对了,最近林彦俊真的没有再看着我了。”

“我就说嘛。”

“在看你了。”

“我吗?”

“现在变成全部时间都在看你了。”

“他在跟谁打电话?”尤长靖移开视线,“看起来很高兴。”

“坤坤吗?跟他妈妈。”

 

似曾相识。

尤长靖深深叹了口气,感到了惭愧。

 

结果尤长靖这次也没能听得上他们的新创作,因为林彦俊召唤他回去了。

我想唱一下这首歌,要不要帮我弹一下伴奏。他靠在门边询问。

当然不可能不答应,尤长靖妥协坐到钢琴边,“哪首?”

“李荣浩老师,这首。”

 

比想象中要难弹。

曲子陌生是一回事,心绪难平又是一回事。

林彦俊却真的很认真在拿着麦克风唱,半个眼神都没给他。

 

我看着你的时候
你笑着笑着睡了
窗外面安静的
像诗里面的段落

 

尤长靖索性也没再看过他一眼,专心去敲琴键了。

但总归舍不得,于是偶尔还是悄悄抬一抬头,看他皱眉,看他深情,看他落寞,看他温柔。

在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那人却突然看过来,尤长靖躲闪不及,被光明正大抓包。

指尖还在惯性敲着琴键。

林彦俊唱。

 

你这个样子让我真的好喜欢

 

你看着我的时候,原来会眼波流转,原来会熠熠生辉。

你的喜欢原来这么笨拙。

你的喜欢原来这么滚烫。

像这当下的炎炎夏日,让我进退两难,却又念念不忘。

 

尤长靖也决定要打个电话给妈妈了。

他握着手机看向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笑得温柔又愉快。那边的妈妈絮絮叨叨,说我给你买的东西记得吃,记得休息好一点,开开心心的,知道没有?

尤长靖往屋内走去,连连点头,又想起阿妈看不见,赶紧回答,好了好了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左手突然被什么碰了碰,有东西想放进来,尤长靖沉浸在对话中,身体比思维先一步作出反应,展开掌心就握住了。“好啦,我会回去看你的,拜拜。”

尤长靖挂电话后吓了一跳,林彦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现下正拉着他的手站在他眼前:“是真的。”

“什么啦——!”

“打电话的人,什么都会接。”林彦俊一脸得意,“我试一下,没想到是真的。”

 

“全部都是真的。”


评论(50)

热度(1000)

  1. 我真🉐️不在🦐二十四颗满月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好可愛啊 真的 好可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