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颗满月

达成在KTV唱上《昨日青空》成就人士

“范丞丞,你很高兴嘛。”

一时间所有人都把头转向了这边,尤长靖正优哉游哉捧着杯咖啡,冷气口在他头上源源不断输送着凉风,各位却不约而同都觉得背后一凉。范丞丞整个上午都冷着张脸,半点儿也没有往常冒傻气的举动,但是尤长靖说,“范丞丞,你很高兴嘛。”

这句话被重复了第二遍。

这下范丞丞的表情突然松懈下来,只见他茫然又无措地眨了眨眼,凑近了尤长靖一点,说你怎么知道,我都没有在笑。

尤长靖低头啜饮,“那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很高兴?”

“姐姐今晚答应和我去吃晚饭,嘿嘿。”范丞丞摇头晃脑,又恢复了平时活泼的样子,“她老说我不成熟,所以我不敢笑得太高兴。”

大家慢慢围了过来,男孩子们嘻嘻哈哈的氛围再次笼具在一起,尤长靖还是坐在椅子上喝咖啡,范丞丞却已经快乐地蹦跳着和黄明昊相互斗殴了,一边打一边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很高兴的?是我的演技不好吗?

“小朋友的心思是瞒不过成年人的。”尤长靖笑得欠揍,林彦俊在旁边看着,第一次感同身受到了木子洋以前说灵超那种“贱嗖嗖”的心情,他就唤尤长靖,说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宝贝。

不知道是谁喊了句,说林彦俊你怎么白日宣淫!

周遭便爆发出了一阵阵的大笑,被cue到的人脸上一片通红。尤长靖也笑,他发现在这里成年与未成年的界限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大家是朋友,脾性不一定相同,但心性很大程度上能相通,所以并没有人介意说些有的没的来活跃气氛。

快乐就好。

尤长靖把咖啡饮尽,摆摆手,说我才不过去,你现在心情很飘忽,我怕你情绪激动会打我。

 

是有点神奇。

神奇宝贝都没有我那么神奇。

 

一个星期前。

尤长靖愣愣望着蔡徐坤头上的一颗小爱心,走神了。

底下的粉丝尖叫声快要冲破耳膜,在这个感动人心的时刻,大家都像是同时开启了b612的贴纸滤镜,头上纷纷顶上了一小颗明黄色的小爱心。

有点诡异,有点萌。

 

下台后去聚餐,陈立农长身体吃得多,啃鸡腿时尤长靖看见他头顶又冒出了一颗绿色的小爱心,远远看了,倒像是长了棵草,陈立农每啃一口鸡腿,那颗小爱心就蹦一蹦。

蛮有活力的。

那边的吃鸡四人组猛然爆发出一阵尖叫,蔡徐坤还画着大浓妆,眼线拉得老长,此时站在椅子上高举手机,吼着:我牛不牛!一刚二!赢了!尤长靖哑然失笑,台上蹦迪台下吃鸡,到底还是小孩子,高兴起来没个正形。

 

规律慢慢被摸出来了,明黄色是感动,绿色是高兴,蓝色是悲伤,灰色是沮丧,不同颜色代表了不同的情绪。尤长靖没有跟任何人说这个事情,他算一个隐藏NPC,谁的喜怒哀乐都逃不过他眼睛,偷窥不是件什么好事,但尤长靖觉得这个情况也不算个坏事,他只会看,别的什么都不做。

就像那天朱正廷跟家里人通电话,回来训练的时候头顶飘着一颗透明的心。

尤长靖仔细辨认了很久,依稀只能瞧出个轮廓,里面则空荡荡的。

人的心怎么会是空的呢?

朱正廷在一旁发呆,很久之后转过头来看着尤长靖。尤长靖善解人意,从前是,现在更是,他靠过去拍拍朱正廷肩膀,“怎么啦。”

“长靖想回家吗?”

“我吗?一点点。”

“一点点?”

“我也会想我阿妈的。”尤长靖温柔的劝,“但是我知道,我在外打拼,阿妈也会为我感到骄傲的。你也是,对不对?”

 

原来思念的心是空的。

为什么呢?

 

尤长靖被林彦俊逮到的时候正趴在栏杆边专心致志观察各个小朋友们,冷不防被人从后面掐了下腰,差点反手就是一掌。

林彦俊手还停在他腰上,凑近了问,你在看什么?

尤长靖白他一眼,“看外星人啊看!”

“你这个梗过时了吧?”

“就你跟得上时尚潮流。”

“切。”林彦俊满脸嫌弃,但尤长靖清楚看到了他那颗绿色的小爱心。

“......你很开心?”

“没有,我在生气。”林彦俊面无表情。

“你开心就好。”尤长靖去打开他的手,马上又看见那颗绿色的小爱心暗成了灰色。就像他前几日对着镜子看,没法吃慕斯蛋糕的自己头顶上,也悬浮着这样一颗黯淡的小爱心。

不高兴的,沮丧的,灰色。

尤长靖又心软了,他重新拉上对方的手臂,等待绿色的能量一点点蓄满后才松了口气。林彦俊真幼稚,他这么想着,偷偷去打量那人的侧脸,发现这人还真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主,无论开心还是不开心,脸上都带着一丝不苟的酷。

就不能坦率一点吗,傻傻的。

 

这个buff加得很有用,具体体现在饭桌上,谁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尤长靖只需要瞥一眼就能知道。年纪小的不懂得养生之道,对蔬菜一类嗤之以鼻,连看都不乐意多看一眼,尤长靖这会儿就端着大哥风范了,左一个黄明昊右一个陈立农,不把青菜吃完不许下桌。

他对面坐着林彦俊,饭盒掩着一半,泰然自若坐得端正。尤长靖可不信他,劈手一指下命令,“你也是,把白菜吃掉,快一点。”说完才望向他头顶,果然正冒着一小颗慌慌张张的白色小爱心,“不要骗我哦,尤老师什么都知道的。”

有用是有用,但好像对林彦俊没什么必要。

时间一久尤长靖发现,对方平时的说话做事根本就不需要根据buff来判断,林彦俊所有的小动作早已经被自己洞察得一清二楚,再看那几颗五颜六色的小爱心就多少显得多余了。

显得自己好像还不够了解他一样的,多余。

 

夏天的夜晚也还是热气腾腾的。

尤长靖觉得快要被蒸干在马路上了,旁边的林彦俊一路在喋喋不休,“大晚上为什么要出来买冰?是,吃冰是很凉爽,但走去买冰是不热是不是?”

“你说我,欸你明明自己也想吃。”

“我说我想吃你是不是应该阻止我?”林彦俊仗着自己走在没什么人的小胡同里,猛然拔高了声音讲话。

“难道不应该是你阻止我吗?”尤长靖被热得没脾气,只象征性反驳。

“你都不听我的。”

这句话的语气好像不太对,尤长靖后知后觉看过去,那人正气鼓鼓地嘭起腮帮子,尤长靖只看一眼就笑了,他伸手去贴近林彦俊的脸,说欸你这样好好笑,你好像河豚鱼哦。想了想又补充,“不过没有你这样凶巴巴的河豚鱼啦。”

天气真的很热,纵使夜风习习,汗水也还是无可避免地从鬓角滑落下来,尤长靖的指尖贴着他的皮肤,恰好与他的下一颗汗水迎面相撞。一切的一切都变得黏腻起来,有瞬间尤长靖恍惚以为自己错身广袤海面,尝到的味道咸腥夹杂,苦涩之余又得以回甘。可现实中他还是站在胡同陋巷中,带林彦俊去找寻一家卖冰的偏僻老字号。

跟我走吧。他听见自己没有任何语气起伏的声音。

跟你走。那是林彦俊的声音,还有贴近自己肩膀的他的手臂,犹如烙铁般烫得自己头晕目眩。

 

结果冰铺今天休市了。

 

尤长靖和林彦俊一脸迷茫地看着贴在门口的告示,上面写着因天气太热老板真的不愿意出门特此公告休市一天。

“见鬼了。”林彦俊绝望地哀嚎,头顶上的灰色小心心像小时候打碎了体温计的水银般于朦胧夜色中来回晃动。

尤长靖受到打击太大,干脆直接愣在了原地放空自我。

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一边感慨自己生不逢时一边慢慢往回走。

林彦俊持续哀嚎,“我怎么就那么郁闷!”

尤长靖去捂他嘴让他小声一点,“是因为吃不到冰吗?”

林彦俊举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好让尤长靖松开他,“这只是其中一件事。”

“但这件事的分量已经蛮重了。”

“你怎么不问问我别的事?你不想知道噢?”

“你看,根本不用问,你自己就忍不住要说了。”

“fine.”林彦俊无奈点点头,“就比如你。”

“我吗?”

“对啊。你怎么那么了解大家。”

“这个有什么好郁闷的啦!”尤长靖有点心虚,“我也蛮了解你的啊!”

“但以前你只了解我一个人啊。”林彦俊不满,“为什么现在是了解大家,连带着了解我啊?”

“你有够幼稚的,林彦俊。”尤长靖咯咯笑起来,“那以后我不了解大家,只了解你,好了吗?”

 

很奇怪,明明我是挺喜欢这种住到别人心里去的感觉,但因为你,我又觉得,不太好,不太好,这样好像很不专一。

那从今往后只住到你心里,是不是会好一点?

 

尤长靖洗澡的时候想关掉这个技能了。即使关不掉,也尽量不要去留意好了,上帝视角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有趣,这种不对等的透明让尤长靖觉得不公平。

况且有个人会因此耍小孩子脾气,这样不ok.

他为自己这个决定而感到欣慰,同时也有种莫名其妙的不必要的凛然。

本来尤长靖是本着吃冰不成喝水也凑合的想法再次出门的,但刚走没两步就看见了正孤独趴在窗台边看夜景的林彦俊,他的上方悬挂了颗透明的心,空荡荡的,看上去就很寂寞。

你在想念谁呢?

尤长靖决定最后使用这种上帝视角开导一下他,“嘿林彦俊。”

像是供电突然恢复,那人的背影一动,再转过身来后,那颗心已经哗啦啦被填满了。

尤长靖傻傻站在原地,看着他头上那颗,象征着喜欢的,一颗红心。但他还是老老实实问完要问的问题,“你,你是有在想谁吗?”

林彦俊倚在窗台边,睡衣没扣最上面那颗扣子让他看起来风流倜傥,“有啊。”

“那你想他,干嘛不去找他?”

“因为他先来找我了。”

“林先生在告白?”

“还不是。”林彦俊走近他,“不过你愿意试听一下吗?”

尤长靖猛然惊觉那颗悬浮在空中的红心不见了,这回是连轮廓也没有了,下一秒他被对方慌张拽进怀里,撞上那人胸膛,深夜寂寂,除了如雷的心跳,再无旁的声音了。

林彦俊像在宣誓主权,“这才是告白,以后不能了解别人,只能了解我。”

尤长靖乖乖窝在,“我只是试听哦。”

“爱已即出,概不退换。”


评论(57)

热度(1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