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颗满月

达成在KTV唱上《昨日青空》成就人士

论宇宙灭亡的可能性

“你说宇宙外面有什么呢?”

“不知道。”

“你很笨。”

“......”林彦俊翻了个身,脸朝着对床,“你聪明,你怎么不回答。”

“自问自答是怎样?”

“干嘛老想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啊?”

尤长靖在黑暗中咂咂嘴,他闭上眼睛,努力冥想出宇宙的样子,但发现宇宙好像一片漆黑,这样的宇宙只适合睡眠,不适合思考,于是尤长靖又把眼睛睁开了。睁开眼后的他却好像感知到了什么亮晶晶的东西,是星星吗,他赶紧又闭上眼睛,可马上他又失望的发现,脑海里的宇宙依旧是死气沉沉的。

“我是大学生啊,探究一下外面的世界,就很正常。”

“大学生?”林彦俊打了个哈欠,白日的训练令他十分疲倦,如果世界安静,他分分钟就能睡到昏迷。但很明显现在世界还在喋喋不休,问着那些深奥又难懂的问题,林彦俊拿出做平板撑的毅力,撑着眼皮子在与世界探讨人生。

尤长靖语气坚定,“是大学生哦,我。”

 

这无疑是个肯定的事情。

 

林彦俊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承认了,他一边把三明治的包装纸掀开,一边在香蕉家族的微信群里冒泡儿:/尤长靖居然还是个大学生/

陆定昊几乎秒回:/你什么意思?你又要来diss我们重修的事情吗?/

林彦俊:/这事还有什么好diss的?/

高茂桐:/你的意思是你连diss都懒得diss了呗/

林彦俊:/哦?这可是你说的/

陆定昊:/你不要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

林彦俊:/怎样?/

陆定昊:/你等着!/

林超泽发了个幸灾乐祸的表情:/陆定昊去打电话了/

 

林彦俊把三明治吃完,刚想问问陆定昊大清早给谁打电话,房间里头的尤长靖就冲出来了。尤长靖睡眼还有点惺忪,但并不妨碍他凶狠地瞪着餐桌上的人。林彦俊莫名其妙腿软了一下,他不懂为什么陆定昊告状要打给尤长靖,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怂这一下。奇怪咧,他想,尤长靖还没自己高呢,力气也没自己的大,而且皮肤这么白,就像一张纸,风一吹就摇摇欲坠了。

尤长靖可能刚起,大脑还处在开机状态,虽然瞪着他,但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行动。

“你刷牙洗脸了吗?”林彦俊问。

尤长靖懵懵地点点头。

“那来喝豆浆。”

这件事儿就这么被翻篇了,尤长靖喝了豆浆吃了早饭,早就把陆定昊那通告状电话抛到九霄云外了。林彦俊等他吃完后去丢垃圾,因此尤长靖就又瘫在沙发上开始思考昨晚被林彦俊鼾声打断的话题。

今天是难得不需要到处跑的一天,约等于假期。

尤长靖突然发现很空,于是他望着天花板,扯着嗓子喊起来:“林彦俊!”

 

如果说尤长靖是大学生,那自己是什么?社会人士吗?

林彦俊想了想自己那本毕业证,后知后觉地震惊起来,他不由得开始记起以前女同学看的那些稀奇古怪的言情小说,什么《纯情甜美大学生》,或者《霸道总裁的早恋》,林彦俊那时候不懂,都霸道总裁了怎么还算早恋,然后女同学翻他白眼,说你老土咧,是霸道总裁跟大学生谈恋爱咧!

“大学生还算早恋?”

“如果对方看上去像未成年就算吧。”

什么垃圾逻辑啊!林彦俊当时迷茫,现在倒有点开窍,是吼,你看尤长靖,顶着张娃娃脸,居然真的敢肆意妄为踏入02年的地盘,并且至今无一人阻拦。那如果谁跟尤长靖谈恋爱了,会不会真的觉得自己在早恋呢?尤长靖会谈恋爱吗?在什么时候呢?大学吧,谈恋爱最好的年纪不就在大学时期吗?

林彦俊正胡思乱想,就听到尤长靖扯着嗓子喊他,林彦俊,林彦俊。

如同春雨落完的清晨,有不知名的鸟灵动地啼起来,像一支崭新的口哨,又像一管音色上好的长笛,把他的名字一遍遍歌着颂着。林彦俊原路折回,“来了来了。”

 

尤长靖说想出去玩。

“会被认出来的。”林彦俊有点犹豫。

“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我们就出去走一走,然后很快就回来,很快。”

“男人也不能说快。”林彦俊妥协了,他走向门口,“出发。”

尤长靖蹦起来,跟在他身后念叨,说欸林彦俊我发现最近你很爱开黄腔,你有没有考虑过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林彦俊走在前头,“社会人士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你以为我还是大学生啊?”

 

十分钟后两人停在了煎饼果子摊跟前。

尤长靖眼巴巴,“我还要加肉松。”

林彦俊本来是要阻止的,他转头看看尤长靖,正在酝酿什么词措比较合适,对方已经拉住他的手臂,示意他看另一边,“啊......那个好看!”

林彦俊便下意识随着他视线去了,是个买气球的,还有小风车,零零碎碎的小物件,乍眼看去都是小孩儿的玩具。有点幼稚,林彦俊暗想,但抓着自己手臂那个却兴高采烈的,大太阳底下一看,居然颇有点天真烂漫的意味在里边。

“我们去看一下好不好?”尤长靖把煎饼果子拿手里了。

只能说好。

看了就要买,但尤长靖精挑细选瞧了半天也没瞧出个结果来,现在的气球跟以前不一样了,花样多得很,每个都好看。最后他索性背过身去,说林彦俊你给我挑吧,我实在选不出来了。

林彦俊就去给他挑了,也挑了老半天,最后扯着个CONY兔过来,“伸手。”

尤长靖乖乖把左手伸出来,林彦俊皱着眉瞅了眼他手里的汽水瓶儿,把气球绳给系去他手腕儿上了。尤长靖抬头往上看,圆滚滚的CONY兔和BROWN熊飘在空中,摇摇晃晃的,像两颗棉花糖。

这两颗棉花糖终会有融化的一天吧,那宇宙呢?宇宙是不是也会有灭亡的一天?

林彦俊给他系完,顺势凑上去喝了一口他的汽水儿。

 

“干嘛一直仰头看?”

“我在想事情。”尤长靖慢悠悠吐字,“在想,宇宙灭亡的可能性。”

“一半一半吧。”

“世界上什么事不是一半一半的?”尤长靖觉得他在说废话。

“有的。”林彦俊点点头。

“其实我还在想另一件事情。”

有风吹来,林彦俊也抬起了头,系在自己手腕上的布朗熊被吹的轻轻撞向了尤长靖的兔子,有点浪漫,只是一点点。

尤长靖附去他耳边,“你俩颜色蛮像的。”

 

浪漫个屁。

 

任谁都在年少时期憧憬过青春的很多种可能性。

和喜欢的人在雷声中撑同一把伞,或者做那个拿着钥匙在雨巷中敲来敲去的人,一场未知数的恋爱莫名其妙久成了青春的奠基石,好像不风里来雨里去轰轰烈烈这么一次,所有的憧憬就会被现实打上折扣。

林彦俊很久之前也想过的,想自己会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会做些什么,会悲伤还是会快乐。被问起理想型的时候会很认真的思考,最后说希望对方要能带给自己快乐,要可爱一点。

“如果我们在一起,能够彼此开心最重要。”

曾几何时,那年还在念大学的林彦俊也随波逐流过一次,讨论着这样俗套的话题。

 

尤长靖跑在他前头,林彦俊看他无用地踮起脚尖去扯兔子气球的绳,把气球扯下来抱在怀里,林彦俊问:“你要干嘛?”

“我要拍照片。”

“为什么要抱着拍?”

“我怕它飞太久会恐高。”

林彦俊哈哈哈哈的笑起来,转眼又沉下脸,“在diss谁吗?”

尤长靖不理他,自顾自摸出手机找滤镜,找到好看的就喜上眉梢,划到不好看的就耷拉下嘴角。林彦俊不搞那么多弯弯绕绕,直接拉到拍摄,对着前面的人一通乱拍,他引尤长靖看过来,“嗨,那个谁。”

尤长靖发现他偷拍,马上“蹬蹬蹬”又跑回来,嚷嚷着哇林彦俊你很过分你没有给我加滤镜对不对,快点给我看一眼啦!

兔子气球被他松开,又晃晃悠悠回到了半空中,随着他奔跑,再次撞上了那只布朗熊。

林彦俊半强制性把他扣在怀里,说滤镜这种东西后期加就可以了,不要浪费时间。

“不行啦!”尤长靖不依,伸手去抢手机。

林彦俊最后做出投降的手势,他看着尤长靖仰起小脸去够那部手机,拿到后低下头,他们挨得很近,近到林彦俊的下巴会时不时被他的头发蹭到,近到林彦俊觉得,如果时间都是这样过的,浪费一点也没什么所谓。

 

太狡猾了吧,你怎么可以用快乐来困住我。

 

关于尤长靖那个“宇宙存活”命题还在发光发热着,他暂时接受了林彦俊“一半一半”的答案,但对此存疑。

林彦俊有点受伤,“你这样讲我好像备胎。”

“我可没有把你当备胎哦。”尤长靖摇头,他把可妮兔气球绑到了很高的地方,因为他俩回来的时候被大家当场捕获,一众人纷纷声讨这次性质约等于私奔的二人活动,范丞丞甚至威胁说要用自己生日时切蛋糕的刀来切爆这俩气球。

但成年人的智慧永远是无穷无尽的,这体现在他们能提前预知当下的情况发生概率并做出有效防护。所以当林彦俊把今天在玩具摊买的各类小玩意儿呈出去后,范丞丞再也没有提过一次他的生日蛋糕刀,边用力吹着个塑料口哨边跳走了。

“他们的快乐就像个哨子。”尤长靖对此评价,“很用力很响亮,但也很容易夭折。”

隔壁房准时准点传来了朱正廷的嘶吼:“范丞丞你再敢在我耳边吹哨子我就揍你!你会哭得比哨子还大声你信不信!”

的确,往后整整一夜,哨子声再也没响起来过。

 

“那我觉得爱情像个风车。”林彦俊刚洗完澡,说话声音有点闷闷的。

“你终于洗完了吗?我头发没吹,不过等到现在都快自然风干了。”尤长靖习以为常,“爱情像个风车?欸你有爱情吗?”

“有啦。”

“真的假的?”

“不过我不知道能不能成。”林彦俊坐到他身边擦头发,“传说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的几率在世间只有百分之二十。”

“比宇宙灭亡的概率还低?那太惨了。”尤长靖惋惜地皱起眉头。

“我刚说,爱情像个风车,是因为风车只会在有风的地方才能转起来。有风还是没风,这个事情也是一半一半。”

“按你那么说,世界上有什么事情不是一半一半的?”

“有的。”

林彦俊从枕头边抽出了一个小风车,尤长靖凑过去看,认出那是今天玩具摊最贵的一个玩具,用木头做的小风车,有点粗糙,但很可爱。他把下巴搁在林彦俊肩头,用指尖去拨动那个风车,“你怎么不买塑料的?这个多贵呀。”

“给你了。”

尤长靖有点吃惊地离开他,“为什么?”

“不知道。就是想给你。”

“给我风车吗?”

“爱情。”林彦俊低下头,“我说过,爱情像个风车。”

尤长靖把风车接过来,对着头顶的吊灯细细端详,“那我什么时候把它还给你好呢?”

“等到它不会转的时候吧。”

“坏掉吗?”

“不,是你不让它转的时候。”

尤长靖苦恼地又把下巴搁到他肩头上了,“你喜欢我吗?可是为什么呢?”

“我觉得我蛮开心的,今天。”

尤长靖再次离开了他,“好吧,那我替你保管哦,只是保管。”

 

“别还给我了,它是你的了。”

 

宇宙灭亡的可能性是一半一半,或许是某天的行星相撞,或许是太阳把银河烫了个洞,又或者是它悄无声息就老去死去了。可能会发生,又可能不会发生,所以我们说或许。

但喜欢这件事情好像没法说或许,我不会说,或许我给你系了一颗气球,因为我的确给你系了一颗气球;我也不会说,或许我看着你说话就很开心,因为我的确看着你说话就很开心;我更不会说或许我喜欢你,因为我的确喜欢你。

这是件多么令人欣喜又难过的事情,你可以对宇宙灭亡杞人忧天,我却不能对你心怀侥幸。

 

尤长靖有点扭捏:“偶像谈恋爱可是大忌。”

林彦俊无所畏惧:“没关系,我是跟大学生在谈恋爱。”

 

【朋友圈】

8:/跟纯情大学生恋爱了  快乐/

【评论】

大房子:/我代表香蕉娱乐全体兼具大厂全体人员发出评论/

大房子:/牢底坐穿/

 

宇宙灭亡太遥远,得用光年来算,你和我就近很多了,用喜欢来算就可以了。

当然,我对你的喜欢,也可以经得起光年来考量。

 


评论(64)

热度(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