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颗满月

达成在KTV唱上《昨日青空》成就人士

甜心呀(中)

全时是大厂的人间天堂。

男孩儿们喜欢扎堆儿进去,再拎着一大袋子战利品出来。

尤长靖此时站在货架前,认真地打量着一排排零食,林彦俊站在他旁边没话找话,说你这样好像不是在挑零食,是在挑钻戒。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尤长靖扯下一包地瓜干,慢半拍地“啊?”了一声,又推开他,说你让开一点啦,不要挡住我的乐事薯片。在各种口味中徘徊了老半天,尤长靖突然警觉起来,预兆危险的钟声前所未有的响到最大声,震得他差点原地蹦起来。

这个时间点大多数人都在宿舍午休,因此人间天堂也并没有很多人来寻欢作乐,但尤长靖还是小心翼翼地蹲在一堆薯片旁边,轻轻扯了扯旁边人的裤腿。

 

林彦俊这边还在想着如何将自己的单箭头变为双箭头,他觉得这种事情真是前所未有的难,从古至今,处CP的搞CP的嗑CP的层出不穷,无论是皇权富贵还是沐已成舟还是卜要搞鬼,大家都一片祥和,该营业的营业该打着营业幌子谈恋爱的就谈恋爱。

就在昨天他还难以置信地跟陆定昊吐槽,说我以为长得俊是锁死死的,结果没有,我还不如跟你搭一彦为定!

陆定昊正对着镜子准备卸妆摘美瞳,听到这话他转过来,用两只颜色不一样的眼睛瞪着素面朝天的林彦俊,说谁要跟你一彦为定,我的大房子还等着我提包入住的!

林彦俊跟他斗嘴,那我当然是喜欢尤长靖,你唱歌唱成这样能听是不是!人家可是天使声音!

陆定昊终于把另一边美瞳也摘下来了,还卸了半张脸的妆,又倔强地顶着两边色系不一样的脸转过来,“问题是天使要你吗?人家天使现在又跑去教坤音的唱歌了,你这是单方面营业,长得俊就是一盘沙,都不用风吹,走两步就散了。还有林彦俊你能不能化一下妆?香蕉家族一排站出去就你一个小黑皮,尤长靖在你旁边简直像被羽化过度!”

后面还撕了点什么,直到林超泽回来听到陆定昊吼,说林超泽黑,但人家抹粉底啊!

最后以互殴为结束场面。

 

林彦俊被扯得裤子都快掉时才回过神,他低下头,尤长靖就蹲在地上,仰起脸,给他做口型,说我有事要问你。

于是林彦俊也蹲下来,两人面对面藏身一堆零食里。或许尤长靖开窍了吗?我的甜心愿意跟我组个双向CP了吗?守得云开见月明是真实存在的吗?林彦俊你好日子要到了耶!

内心戏快要满出来的时候尤长靖终于开口了,他真挚地拉起林彦俊的手。

林彦俊:“!”

尤长靖:“跟你的小女朋友分手吧。”

林彦俊:“?”

 

在全时消磨了大半天的两人什么都没买成,尤长靖眼睁睁看着林彦俊一秒黑脸然后飞奔出去,任他在后面声嘶力竭挽留多次也无果,收银台的阿姨笑眯眯望着他,尤长靖红着脸两手空空进两手空空出。

恋爱中的男人真是冲动,有事不能好好沟通吗?

回去的途中偶遇灵超,漂亮的弟弟一把搂住他,说可让我逮到你了,走,陪我买吃的去。

尤长靖翻个白眼,“我没有钱包啦,不能给你买糖。”

灵超还是拖着他原路返回,问他,你不带钱包吗?我有钱啊。

“不是啦。”尤长靖毫无灵魂又与全时阿姨的目光再次相撞,“林彦俊,他带着我的钱包,跑掉了。”

“那很好啊,你不能吃那么多了,又快要公演了。”

尤长靖这件事向来讲不赢灵超,他惆怅地低下头,又把心思放去林彦俊身上了。

林彦俊相貌条件简直称得上得天独厚,喜欢他的小女孩茫茫人海里不抓都一大把,之前拒绝过多少漂亮的不漂亮的聪明的不聪明的,敢情就是为了等现在这一个。尤长靖觉得还是要悬崖勒马,说得讲究点,林彦俊也算是他弟弟。

家教该严的时候就得严。

 

陈立农又被找上了。

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可怜兮兮被逼到墙角,就差没有双手高举过头顶投降了,尤长靖气势汹汹,勒令他必须把林彦俊的秘密小女友供出来,“微信也行,我亲自跟她聊聊。”

“彦俊没有小女友啦!”陈立农有点抓狂,他期盼着林彦俊赶紧从舞蹈室回来解救自己,但房间门外来来往往的脚步声,就是没有能走进来的。

“你不要骗我噢,尤老师什么都知道。”尤长靖慢慢跟他拉开距离,有点危险地眯起了眼睛,“真的没有吗——?”

“没有!”陈立农疯狂摇头。

尤长靖下一秒就从林彦俊桌子上“唰”地抽出张纸,盯着上面的内容一字一句开始念:“上面写了什么呢?我来看看——甜心,制霸,旁边这堆为什么是演算公式?”

陈立农好奇,也靠过来一起看,林彦俊有点小学生的字体被两人仔仔细细看了个遍,最后陈立农笑得很大声,嘲笑道:“欸林彦俊在算几率,他在算能在一起的几率有多大,这个是许凯皓上次发明的爱情运势啦!当时他说不信,但是现在在算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好笑吗?”尤长靖瞪过去,“刚刚是你说的吧,他没有小女友。那现在是在算什么?算命吗?”

陈立农笑容渐渐凝固。

“欺骗尤老师后果很严重哦。”

“我没——”

“跑步机上唱十遍《我怀念的》现在马上赶快去!”

 

距离公演即将进行的前三天尤长靖又被灵超拖着去了趟全时。

与上一次不同,正值下课的人间天堂此刻闹哄哄的,刚煮出来的一锅关东煮被饥饿的青春期少年迅速瓜分,冰箱里的运动饮料也需要不断被补货才勉强不会供不应求。灵超挑了好些东西,尤长靖也不催他,慢悠悠跟在后面,看见喜欢的就顺手拿下。最后两个人费劲挤到收银台时阿姨瞟了一眼他们,问分开还是一起?

灵超手忙脚乱找钱包,尤长靖看了看长长的队伍,“一起吧。”

他把钱包打开,掏钱的同时还瞥到了点别的东西,放在钱包的透明夹层里,小张白色的纸条。灵超把找回来的钱递给他,也探过头来,“长靖,我回去就把钱还你。”

尤长靖死死盯住白色纸条的字,“我请你啦,反正等你长大以后要请我吃海底捞的。”

林彦俊的字体真的很好辨认,甜心两个字写得七歪八扭,像暴雨过后上海街头的香樟树,凌乱又张扬。

“我先走了。”

“咋了?你不教我唱歌儿啦?”灵超把一根棒棒糖剥开,塞给尤长靖。

受到贿赂的尤老师却头也不回地往反方向去了,“我今晚再找你,现在有急事处理。”

“啥事儿啊!”

“揍林彦俊!”

 

尤长靖将此理解成了一种炫耀和示威,他觉得林彦俊可真不要脸,之前签约时明明有条不可以恋爱的规则,坦白来讲连异性都不能太过分接触。这会儿被自己撞破后反倒还光明正大起来,他现在恨不得能插上翅膀飞到那个瓜皮头小子的身边,用高key来给对方洗洗脑。

可他到底没有那么做。

尤长靖在奔走的路上被冷风一吹,头脑稍微冷静了点。

林彦俊谈恋爱了,那么就要做个选择,一是离开他那个小女友,二就是离开梦想。林彦俊会离开梦想吗?尤长靖马上否定了这个选项。他们之间很少聊过这个话题,但彼此的努力都看在眼里。

他终于发现在整件事情中,真正令他惴惴不安的并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林彦俊本人。

林彦俊温柔又强大,谁跟他在一起都理所当然会变得很幸福。

 

尤长靖难过地垂下了头。

 

他把钱包里的小纸条拿出来,又看了很久,最终撕开两半,缓缓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

说实话当初我完全没想到

大家会这么热爱这一篇

本来打算让它变坑的(小声bb

但几乎每天都有小姐妹们坚持不懈的催更

所以我还是  努力了

谢谢大家爱我的小文章  我超级感动呜呜呜

评论(149)

热度(1045)

  1. 外冷内2二十四颗满月 转载了此文字